和条衣

别怕,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手绘和板绘画风差真是很大_(:зゝ∠)_

瞎几把糊的头像。

色差令人窒息。

没有看阅兵,撸个耀君。
换了身军装,细节废不行了,就乱糊了,希望不喷我x

我知道,您眼里山河万里,不过在方寸囊中。

前阵子画的几个头像。

玩个梗。

为孩子们操碎了心的龙牙大哥。

p3原梗。

画完了阿崽,然后就抽中了崽。

啊这应该是很久以前的条漫之续了,因为懒……一直没有往下画,翻到才想起来,所以随便撸了下。
其实狗崽互动不多,主要讲脸黑的阿爸……因为懒应该也不会往下画了,一时兴起可能会再补补。

上次的在右边→:http://hualuogeng.lofter.com/post/1d7a4ca1_ea6eb6a

啊,非专业人士的胡乱摸鱼。

后两张叫,父爱如山。

【突然脑洞】

“呀,真是美丽的妖怪呢。”
带着宛转尾音的声音入耳,明明是男子的声音,却带着令人神迷的魅惑。

大天狗定神去看,穿着锦衣华服的人站在面前,露出两只毛绒绒的耳朵,再往下,金色的瞳孔,猩红的眼尾,只是一眼,就再挪不开视线。

那只狐狸走到他的跟前,伸手环抱住他的身子,去抚摸他身后的翅膀,嘴里还反复念着:“嗳呀,真是美丽呢……”

大天狗发着愣,正沉迷于温柔暖香的怀抱中,忽然捕捉到一瞬清明。

“都说狐狸有蛊惑人心的妖术,你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他便听见妖狐在他耳畔轻语,近在咫尺的气息,拂得他心如乱麻。

“你这翅膀真好看,我喜欢美丽的东西,不如,把它送我吧?”狐狸轻笑着。

他忽然间像被俘获了心智,看着近在眼前的狐狸耳朵,愣怔间说着不像自己会说出的话:“那,作为交换,把你的耳朵送给我吧。”

不久以后的平安京依旧安宁,只是坊间多了一首流传的歌,歌是这样唱的:

“两只妖怪,两只妖怪,跑得快,跑得快,

一只没有耳朵,一只没有翅膀,

真奇怪,真奇怪。”

……如果吗啡不秃还是相当可爱的。

因为总是和短腿混在一起,那就默认腿短吧。